粟米

终于放假了!有空写点字啦~

《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》by肉包不吃肉

看完小说的读后感,写得不好,全是自己的一点想法

【涉及剧透请注意!!】

首先在开始看这篇文之前我是拒绝的,因为听起来太傻白甜了,但是作为一个资深虐文爱好者在别人反复说这文很虐后,我终于对它下了魔爪,事实证明,不能被文名蒙蔽了双眼!

先说一下主cp,墨燃和楚晚宁。

第一世的墨燃与楚晚宁,一个因为中了八苦长恨花,一切的美好都被仇恨取代,另一个因为傲娇的属性,喜欢说不出,对于墨燃后期的转变他虽有疑惑,但却是到了一切都看似没有挽回的结局才知道八苦长恨花。楚晚宁心中痛苦,他散了自己的魂魄,给了另一个时空的自己一半封存着记忆的地魂,另一半留给了另一个时空的墨燃,在一切都能挽回的时候,拔草他体内的长恨花,余下的,在弥留之际尽数给了踏仙君,以求能唤回当初那个帮助蚯蚓的男孩,哪怕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第一世真的太苦了。

重生之后的过程我仿佛见证了一只小狗的成长,日渐成熟,知道了前世所不知道的很多东西,知道了楚晚宁的面冷心热,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,而我们的大白猫虽然依旧不坦率,但也好了很多,告白前后的那几章前程都甜甜甜!!

话说这真的是一个全书人员基本都苦逼的故事。墨燃两辈子加起来都没过上几天好日子,自己心里仅存的温暖也因为中蛊而忘得一干二净,世界里只有黑暗举步维艰,后来的坏事做尽。楚晚宁因为小时的遭遇与身世而慢慢把自己封闭起来,可他依然仁善,依然怀着一颗赤子之心,这样一个好的人,面对告白,他却说“我不好,没人喜欢我”这样的话,心疼!(这里感叹一下作者将师尊暗恋的情感描绘得太到位了!!每一个细节都非常到位!!)

还有南宫驷和叶忘昔,我太意难平了!本以为重来一次,阿驷和小叶子能有好结果!万万没想到啊!!还有伯父伯母,本来以为好人能一生平安的,没想到还是走了,小凤凰也被逼着长大,那一句“而他的故人,除了梅含雪,谁都没有来。”太戳人了!作为本书的最大boss华碧楠也是个苦逼的,他有很大的恨和不甘,最大的执念便是送蝶骨族人回家,他是做到了了,他成了蝶骨族的英雄,但在魔尊看来还是笑话一场,而华碧楠就像师昧的一面镜子,让今生的师昧保留了善良,最后走过穷山恶水救死扶伤,以还自己的罪孽。

这大概是我觉得最好的结局了,曾经的大家回不去了,可依然有过美好聊以慰藉,文中结局写到,“人生何必常相伴,遥以相思寄东风。”

这本书我觉得是有些现实的,谁都不愿意做最后挨巴掌还不能还手的人,很多时候,墙倒众人推是常态,锦上添花人人都能做,但雪中送炭却是不易。

人,还是应该心存善良,心存敬畏,心存怜悯,不可人云亦云,不可盲从,落井下石更不该做,生而为人应该心存善念,到了暮年能说一句,无愧于心。

最后的最后,有一点小遗憾就是梅家兄弟了,一众配角都非常出色,而梅家兄弟的着墨太少了,倒是人设太单薄了,其实我是非常期待梅家兄弟的【碎碎念】
PS:俺其实觉得二狗不渣,就是人傻还死心眼一根筋儿。(小提示:师尊的三把神武都和屈原有关哦~)

祖母绿真的是太太太美貌了!!可惜我字不好OTZ

我们曾在高朋满座中
将隐晦爱意说到最尽兴
可我只看向他眼底
而千万人欢呼什么我不关心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《真相是真》

“似此星辰非昨夜,为谁风露立中宵。”我好喜欢这句鸭~

试阅=w=仅参考,以实物(正文)为准

耶!


一口獠牙的小甜甜:

永安一年中最难熬的时段,就是十月底十一月初的那几天,天已经很冷了,没开始供暖。


城郊的西山自然保护区平均温度比市区还要低五度左右,这里刚下过一场小雨,地面湿漉漉地浮着一层冰冷的水汽,满地落叶里间或站着几棵松树,松针是绿的,却仿佛没了鲜活气,只留下了一具长青的躯壳,在沉寂的深秋里慢慢地熬。


 


西山对外只开放了一小部分,作为旅游景区,这里规划得相当敷衍——景点就一个“红叶坡”,不高,沿途没什么名胜,四十来分钟就能爬到山顶,山顶有个循规蹈矩的庙,整个景区弥漫着“懒得营业,爱来不来”的气质。


两场秋雨过后,红叶都掉秃了,也没什么游客过来找气受,这会不年不节,红叶坡上更是安静得能听见道旁穿林的风声。


 


肖征夹着公文包,双手插在大衣兜里,直接走员工通道来到了小庙的后院。他三十来岁,长得很端正,宽肩窄腰、浓眉大眼,鼻梁上架一副眼镜,有点不苟言笑的样子。


后院有个老僧在扫地,老远看见他,就笑呵呵地打招呼:“肖主任来啦?”


 


“您忙,”肖征步履匆匆地冲他一点头,又问,“宣教没走吧?”


“没呢,”老和尚回答,“正上课呢,您找他可得等会。”


 


肖征皱了皱眉:“今天他不是上午的课?”


老和尚笑了笑,含蓄地说:“上午有事耽搁了吧。”


 


肖征从鼻子里喷了口气,心说:他能有狗屁事,准是又睡过了。


 


跟老和尚告别,肖征从后门出去,走过一条写着“游客止步”的小径,就进了一片树林。就在他走进那片树林的瞬间,周围忽然凝起了厚厚的白雾,能见度迅速降到了一米以内,肖征站在原地等了片刻,一道白光飞快地从他身上扫过,随后一声轻响,他脚下那一小块地面漂了起来,载着他穿过浓雾。


五分钟以后,肖征身边浓雾散尽,他来到了树林深处——那有一座风格古朴的二层小楼。


 


楼门口赫然是一对持枪岗哨,见肖征过来,齐刷刷地立正敬礼。


 


大门缓缓朝两边分开,人声忽地涌了出来——那小楼里竟然是一个颇有现代特色的大厅,门口是前台,一楼是等候区,二楼有一字排开的二十来个办事窗口,带着工牌的工作人员们一个个忙得脚不沾地。


 


“肖主任。”


“主任好。”


 


肖征飞快地冲众人点头,问前台:“宣教今天在哪上课?”


前台翻了翻日程,告诉他:“基础理论区,阶梯五。”


 


这建筑从外面看只有两层,可大厅中间却居然有一排电梯井,十来个电梯,人来人往,没有一刻停息,片刻的功夫,进进出出能有百十来号人,就跟从地里冒出来的一样。


 


电梯里没有楼层按钮,只有一块触摸屏。肖征输入了“996-01-05”,电梯里传来机械的女声:“第九百九十六层,基础理论区,五号阶梯教室。”


电梯“嗡”一下,发出长而微弱的尖鸣,两三分钟后,轻轻一震,电梯门朝两边打开,正对面就是一间大阶梯教室。


 


肖征进门后在最后一排随便找了个地方,这会正中间讲台上的多媒体设备正在放视频。屏幕上是一道大裂谷的俯拍画面,视觉效果相当震撼。


那仿佛是大地的伤口,绵延数千里,看不到头,裂谷中滚滚流过的不是河水,而是岩浆,两侧是滚烫的沙漠,寸草不生,深谷地下回荡着龙吟似的“隆隆”声,被三百六十度音响放大,整个教室都跟着震颤。


 


随后,一个男人出现在屏幕中央,他身披盔甲,手里拎着头盔,长发曳地,英俊的脸上混杂着说不出的癫狂意味。一步一步地走到崖边,男人突然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来路,笑了笑,然后纵身跳进了深渊下的岩浆。火焰高高地喷起,旌旗似的,融金化玉的岩浆一口将那男人吞了下去,他在被吞没的一瞬间猛地仰起头,镜头给了他一个痛苦中混杂着快意的特写,随后,片头跳了出来——《暴君》。


 


视频结束,教室里的灯亮了起来。


 


“都知道这电影拍的是什么吧?”一个有些低沉的男声响起。


 


肖征循声望去,只见那人坐在第一排桌子上,说话间,他懒洋洋地把伸出八丈远的长腿收回来,端起保温杯喝了口水,这才不紧不慢地站起来走上讲台。


底下有人“嗡嗡”地小声回答:“齐高祖自尽。”


 


“嗯,”讲台上的男人高挑、瘦削,脸上几乎不见血色,苍白得有点病态,绝对不是青春洋溢款的,但似乎也没有什么风霜痕迹,一时说不准究竟多大年纪,“这是我助教从网上下的宣传片,最近还挺火,不过还没看过的我建议你们别去了,预告片里这镜头基本是照《指环王》抄的,人跳进岩浆里不是这个造型……”


他说着,目光扫过来,看见最后一排的肖征。


肖征冲他打了个手势,那男人顿了顿,冲他点了下头,继续对学生们说:“国外有人做过模拟实验,如果一个人掉进岩浆里,还在半空中的时候,皮下的油脂和内脏就烤焦了,血会蒸发,将干未干的时候口感最好,尤其那些体脂率高口又重的,更有滋味一点。然后外焦里嫩的你会把粘稠的岩浆撞出一个洞,岩浆可能会炸出一簇小火花,欢送你去往生。”


 


肖征还没来得及吃午饭,活生生地让他说饿了。


 


“当然,这说的是普通的岩浆池,‘赤渊’里流的不是普通岩浆,齐高祖盛潇也不是普通人——今天就到这吧,明天上课之前,你们每人交份作业,给我讲讲这个过程应该是什么样的。”


 


“宣教官,”有个学生“喵”声问,“什、什么过程?”


男人笑眯眯地回答:“关于这位陛下是怎么熟的,几成熟。”


 


学生们的脸上纷纷浮起菜色。


 


“还有别的问题吗?”男人捡起扔在前排的外衣,“没有的话,记得在你们的论文里阐述理由,每一条理由我都要看到文献出处,一万到一万两千字,好,明天见。”


 


学生们一个个好像被当堂诊断出了绝症,整个教室都充满了沉痛与绝望交织的气息。


宣教官自在地穿过这种气息,屈指扣了扣肖征的桌子:“去我办公室。”


 


宣教官的办公室门上贴着他的名字——宣玑。


一推开门,里头就像个蒸笼,门窗紧闭,空调“隆隆”地喷着暖风,两位门神似的电暖气一边一个。他办公桌旁边有个小茶桌,也不知道烧的是气还是酒精,反正小火苗挺稳,他也不怕着起来,居然就敢在办公室里放着明火出门讲课。小火上架着个陶罐,里面不知道煮着什么,隔着盖都能闻到一股浓重的药味。


 


肖征把外衣和围巾都脱了,整齐地叠好放在一边,一会功夫,额角已经浮起了一层热汗。


 


“小伙子年轻,就是火力壮啊,”宣玑“啧”了一声,“冰箱里有冷饮,爱喝什么自己拿去。”


“您这儿怎么会有冷饮?”


 


“哦,上礼拜人事的老梁在我这中暑了。”宣玑说着,把双手虚虚地悬在陶罐上,借着热气暖手,阶梯教室里恒温26摄氏度,他的手指关节却泛着那种冻僵了似的青白色,用热气蒸了好一会,指腹上才迟钝地泛起一点浅淡的血色,“我早跟他说,太胖了不好,年纪轻轻就这高那高的——稀客啊肖主任,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?”


 


肖征瞥见墙上的温度计显示室温三十七度五,把衬衫袖撸到了胳膊肘,感觉此地不宜久留,于是直接跳过寒暄过程,长话短说:“十月一的时候‘大峡谷’出事,您知道吗?”


 


“听说了,”宣玑一点头,“景区封闭期有逃票的游客被困,搜救队的二把刀们一不小心炸了山谷,差点把营救目标活埋在里头,那几位的处分决定下来了吗?什么时候送我这回炉重造?”


 


“处分挨处分是肯定的,”肖征说,“不过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,当时我们接到的营救任务里,目标只有五个人,可是救出来六个。”


“哦,是吗?”宣教官听完一脸严肃,“这么危险的荒郊野外,哪位英雄母亲生的?了不起!男孩女孩?”


 


肖征:“……”


 


宣玑笑眯眯地从陶罐里倒出一碗黑乎乎的药汤,品茶似的嘬了一口:“又撂脸色,从小就不识逗,行吧,我不插嘴了,你接着说。”


 


“多出来的第六个人是个青年男子,事后被困游客都反应不认识这个人,是在大峡谷里碰上的,”肖征沉声说,“我们的技术人员在事发现场检测到了一些无法解释的能量残留。”


 


宣玑:“有这个人的照片么?”


“所有拍到他的影像都是糊的,”肖征说着,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夹子,取出一张照片,“除了这个。”


 


宣玑的目光透过药汤氤氲的蒸汽,落在那照片上。


 


那其实是张景区事故现场的照片,拍照的时候不小心把远处的人也圈进了画面里,都是背影,几个刚获救的倒霉蛋被医护人员围着,其中一个落在边缘的背影只有半个身体入镜,却不知为什么,让人一眼扫过去,就觉得这人什么地方怪怪的。


 


“您仔细看,这个人身上的衣服和鞋。”肖征说,“每一件都能在其他五个人身上找到一模一样的,这双鞋甚至是女鞋……就好像是他先观察了这些人穿了什么,有意模仿他们一样。”



苏轼使用说明书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过于可爱了


雪团子:

最近看以前的同人文,发现这种“使用说明书”的格式太有意思了,于是写了一篇东坡的,一边写一边感慨这家伙人生太丰富了,不知道苏辙会不会经常哭笑不得,感叹他这不省心的哥哥呢?可是他又那么可爱,叫人恨不起来呀!哈哈哈~
内含轼辙,食用愉快!


尊敬的客户您好,感谢您选购由唐宋虚拟真人产品制造有限公司生产的“唐宋八大家”系列之苏轼。
为保证您和您的苏轼身体健康、心情愉快,请您严格按照本说明书的指示激活、使用和保养您的苏轼,任何违反说明书而造成的后果,本公司不承担相应责任。


【产品指标】
名称:苏轼(苏东坡)
身高:<配套产品苏辙3cm
体重:>配套产品苏辙8kg
制造商:唐宋虚拟真人产品制造有限公司
出产地:四川眉山
出产日期:景祐三年十二月十九日
使用寿命:六十四年(正常情况下)


【激活方法】
请将您的苏轼放在温度适宜,环境优雅的房间内,在他面前的案几上摆放一碗红烧肉,一壶桂酒,一碟岭南荔枝,稍候片刻便会激活。若没有被激活,请联系本公司,我们会派出苏辙、王弗、王安石等协助激活。苏辙将在您的苏轼的耳边念《水调歌头》,王弗会进行揪耳朵等轻微肢体行为,王安石会强调他的青苗法并且时不时挠几只虱子。由于场面比较混乱,请您回避片刻。
如果依然不能激活,请联系本公司进行调换。


【友善度】
<0   嘲讽模式     拒绝与您交谈并写文嘲讽您


0~20  疏离模式   礼貌回答您的问题不谈其他


20~50 友善模式   答应您写诗题字的要求并与您喝酒游玩,较少谈论自己的真实想法


50~80 挚友模式   给您做红烧肉,给您做青菜汤,与您一起吟诗作画,跟您讲自己的心里话


80~100 知音模式  给您写诗写词,在您面前放浪形骸无所不谈,您会发现他非常依赖您,又可爱又可气像小孩


>100  终极模式  生同衾,死同穴。与君世世为兄弟,更结来生未了因


(终极模式极难达成,此模式的参考人物只有苏辙一人)


【产品性能】


恭喜您,您的苏轼是一款充电时间短、运行时间长的产品。您不需要经常充电,他就自行保持快活欢乐的状态。在您的苏轼被激活之后,他会自动来找您聊天,涉及范围广泛,无论是高雅的琴棋书画,还是通俗的市井杂谈、野史小说,他都了如指掌。据使用者反馈,聊天后您的智力值、交往能力和文学艺术鉴赏力都会有显著提升。


您的苏轼在本系列产品中兼容性最强,受到本公司其他产品的普遍喜爱。您可以把他放在苏辙、欧阳修、黄庭坚、王弗、朝云等各种产品的周围,他可以根据不同的产品而改变交往模式,并在此过程中创造出卓尔不群的诗词名篇。但请注意,不要把他单独与章惇、王安石放在一起,否则可能对产品造成不确定的伤害。


本产品表现出极强的外向型,他会通过与人交往、游玩等方式愉悦身心,完成能量的补充。请您保证他的外出次数至少每天一次,否则他会心情低落,精神不振。在他出门之后不必时刻关注他的动态,他有丰富的经验可以照顾自己。在他出行归来,会随身携带友人赠的书画、砚台、烧酒、荔枝、烤羊腿的骨头等等作为给您的礼物。


您的苏轼智商值高,学习能力强。诗词书画,工程设计,审判案件都是他的特长。如果您与他达成了50以上的友善度,他会耐心教您这些方面的技巧并帮您分担一些工作内容。如果您与他达成了80以上的友善度,他会在您生病时访遍群山给您找草药,并热衷于带您去寺庙找寻长生不老之术。请您不要以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否定他,因为他很难理解唯物论并且感到伤心。


【特别注意】
在您的苏轼做官时,要仔细关注他的言行举止,以免受到其他与苏轼不兼容产品的中伤。在他进入中央朝廷做官期间,可以请求本公司另一款产品苏辙的帮助,
共同监督他的行为,尤其在醉酒时。当他不幸受到中伤污蔑之后,与苏辙做好相关信件的焚毁工作,并妥善安置好他的家眷。


【常见问题及回答】


1  Q:我的苏轼一出门就是大半年,音信全无怎么办?
    A:本产品外向性非常强,您这种情况可以这样解决。一,写信给佛印和尚。他会告诉您苏轼正和他待在一起,游山玩水,寻仙访道;二,写信给苏辙,他会告诉您哥哥正在他家住,而且暂时不打算回家。请您放心,您的苏轼在苏辙家中是绝对安全的。


2  Q:我的苏轼最近不出门了,一直在屋里安静鼓捣什么,最后给我端出一碗酒,他说这是自制美酒,起名叫“蜜酒”,怎么办?
    A:不要喝。


3  Q:我的苏轼近期住在山上,有一天半夜他的房子忽然着火了,火苗窜起几尺高,把我吓够呛,幸好人没伤,怎么办?
     A:如果下次有一个叫潘衡的制墨大师来找您的苏轼,请把他拦在门外。


4  Q:我的苏轼无精打采,在床上躺了三天还没起来,我的天啊,这么多年,他从来没有这样过!怎么办?
    A:您的苏轼使用多少年了?
    Q:六十年。
    A:尽快找来苏辙,给他念《止酒》诗,劝他少吃辣,少吃肉,并去找医术高明的医师治疗他的痔疮。


5   Q:有一件事我一直藏在心里,但今天必须讲出来。我觉得我的苏轼和他弟关系太亲密了,似乎超越了兄弟的范畴。每次苏轼把苏辙领回家都是两人单独在房间里,还把门锁好,要知道他和王弗王闰之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锁过门,他们在做什么?
    A:我们公司的经理和员工也一直很好奇,曾经我们尝试过给使用者提供带针孔摄影头的毛笔,但被苏轼发现了。严重降低了他与使用者之间的好感度。所以我们建议您给他留一些私人空间。


6.Q:我的苏轼最近创作精力下降,写诗词没有灵感了,怎么办?作为一个语文老师,诗词鉴赏课缺少合适的素材真的挺着急的,在线等
   A:您的苏轼和苏辙在一起吗?
   Q:是的,他们已经住在一起将近一年了。
   A:虽然我知道这样做有点无情,不过…为了他能写出更好的作品,请将他们分开。并且在几天后的中秋佳节灌醉他,等他醒来之后提笔,就请您欣赏千古名篇——《水调歌头》吧。


再次感谢您购买本公司生产制造的“唐宋八大家”系列之苏轼。
如果您在使用过程中遇到本说明书中并未涉及的问题,请登录唐宋虚拟真人产品制造公司官网在线咨询,我们将及时进行解答。
广告:唐宋制造公司成立一千四百周年来临之际,热烈推出降价促销活动!从4月5日起,在本公司购买一只成年李白,赠送一只幼年杜甫,李杜养成游戏随你玩;在本公司购买一只元稹,送一只女装白居易~值得拥有;还在为您的王安石生活卫生习惯而担忧吗?即日起本公司免费清洁护理服务,我们会用特制熏香将荆公迷倒,在他沉睡之际进行360度无死角的清洗,洗白白的可爱荆公出炉啦,会不会吸引来司马光呢?敬请期待。


END